香港话也有一些特点值得注意,这个粤语词汇的

图片 1

图片 2

导读:在普通话的强劲攻势下,许多方言已经无法保持“纯洁”。其实,普通话也有同样的情况。这一官方特别定制的语言,最初以北京方言为蓝本。但随着各地人们交流紧密,普通话也被掺杂了很多有地方特色的词汇。有些被收编的方言词汇被人们反复使用,不细究一下,还真以为是普通话里“自有永有”的词汇。我们来看看,有哪些词汇吧。

香港粤语即“香港话”,是粤语的一种地点方言。从交际功能来看,香港话与广州话并无质的不同,两地居民可用各自的方言通畅无阻地相互交流。但就方言的社会地位而言,香港话…

1. 无厘头

香港粤语即“香港话”,是粤语的一种地点方言。

一说到“无厘头”,大家自然会想起周星驰这位把该词发扬光大的“喜剧之王”。这个粤语词汇的意思就是,故意把一些毫无联系的事物现象等进行莫名其妙组合串联或歪曲,以达到搞笑或讽刺目的的方式。

从交际功能来看,香港话与广州话并无质的不同,两地居民可用各自的方言通畅无阻地相互交流。但就方言的社会地位而言,香港话与广州话又有很大不同:在日常生活中,粤语在香港的地位举足轻重,尽管英语作为管方语言之一(另一种为中文)有颇大影响,不过在普通市民阶层及传媒方面,粤语占有绝对优势;香港粤语有相对独立的书写体系(方言用字)和众多的方言传播媒介,更扩大了香港文化的影响。这些特点,是内地的广州话所不具备的。

“无厘头”和把“无厘头”宗师周星驰,印证着香港娱乐工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披靡全国的光辉岁月。由香港的影视带引进的粤语词汇还有诸如“埋单”、打工、发廊等等。

从语言本身来看,香港话也有一些特点值得注意:语音上阴平调值逐渐趋向55调,而广州话一般有53、55两种读法;“懒音”现象年轻一代体现得较明显,如“我”读o;某些原为-r尾的音节读成-n尾,如“行”读[han];声母n、l不分的现象在香港年轻人中几近稳固。由于生活节奏较快,香港人话语的速度亦快于广州人,词汇方面香港话多用外来借词,其中英语的外来词尤多,如香港话常用“飞”(英语fare),而广州话则习惯使用“票”;受教育人士话语中夹杂英语码的情形十分普遍,如“我哋去canteen啦(我们去餐厅吧)”;外来语中人名、地名的翻译与广州话时有不同(广州话跟从普通话的译法)。另外,香港话有大量的“区域词语”(有学者称为“社区词”),如“港督”“踞喀兵(英国的海外雇佣兵)”“律政司”,以及特有用语,如“木屋(香港下层所居住的矮小木房子)”“咖佬(日本人的通称)”“顺摊(顺当)”,反映香港独特的社会风貌,广州市民口语中很少用。

2. 基情

这是啥意思,就不用费我的唇舌了。来讲讲“基”是怎么来的吧。这个字在粤语里的发音是[gei],和英语的gay同音。如果你搞的对象是同性的话,那么香港人就会说你是在“搞基”了。可是“基”和“激”在粤语中却不是同音,“基情”是内地人的创意改造。

3. 打的

不论在发音和词汇上,香港话基本上都和广州话一样。可以说,香港话就是香港人说的广州话。可是,能让粤语发扬光大的却是香港人。这只怪当时整个华人地区也就只有香港的娱乐影视产业最发达了。

不过,广州人也有扬眉吐气的时候。说了这么多,终于切换到主题。“打的”,最早就是广州人说的。如果你熟悉粤语,就会知道,这个词的广东特色并不太多。“打”在粤语中并没有北方话中的那么多义。如果按着传统的广州话来理解“打的”,那就该是砸的士了。而广州人能把“打”和“的”组合起来,也跟当时与内陆有更多的接触有关。

4. 噱头

噱头,我们都懂是什么意思,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词竟然是上海话,更想不到的是,这个词竟然是舶来品。

“噱头”的起源是:“SHIT”,上海人用这个洋泾浜的词汇来表示蹩脚的商品或表演,引申为吸引观众的低级趣味的表演,引顾客上当的骗局,以及各种华而不实、哗众取宠、引人发笑的手段。

回眸几十年前甚至更久远的年代,就会发现进入普通话的方言词汇中,来自吴语上海话的要比粤语多得多,例如名堂、做生活、弄堂、瘪三、打烊等。而许多外来词的翻译也是上海人的手笔,例如:沙发、引擎、马达、太妃糖、白兰地、香槟酒、加拿大、卡片、卡车、加伦、拷贝、模特儿、安琪儿、茄克(衫)、高尔夫球等。

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大棚蔬菜种植成本,转载请注明出处:香港话也有一些特点值得注意,这个粤语词汇的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